新竹全套的約炮故事~一句話的引誘

我們新竹全套的妹子又又難過了,不是因為吵架,是因為說好的久違滾床,宣告破裂。

說到我跟D.剛交往時,阿姨總是三天兩頭就在外應酬,直到交往邁入第三年,漸漸跟阿姨心有靈犀了,只要我剛好要去D.家的那天,阿姨就會在家,不是說跟阿姨處不好,我們已經在阿姨口中,到了隨時能婚嫁的程度,只是她在家,那件事便會變得挺難辦的就是了。

「嗯?做什麼?」D.按著滑鼠,瀏覽著飛鏢相關網頁,我則百般無聊的霸佔他的椅子,不安份的將手伸進褲口內,套弄小小D.,並帶著怨念。

「怎麼?想找新竹外約?」

「不找新竹外送茶!因為今天又做不到。」

所以就只能壞心的想把分身弄硬。

嗯⋯好吧,其實我還有著怪異的嗜好,邊套弄邊將鼻子靠近待機中的分身,嗅了嗅,又往上嗅了他的手臂與脖子,我喜歡D.沒多做加工的真實氣味,是一種男性費洛蒙。

繞到D.背後環抱著他,持續玩弄那慢慢翹高的慾望,原本總是堅決不在家裡有人時做愛的D.,難耐的吐出了一句:「妳這樣搞得我也想要了⋯。」

行為勝於話語,猛然一個轉身,D.把我反向壓到了化妝台前,扯下我下身束縛,用他高蹺的分身磨蹭著密處。

「可以嗎?」真是的,這種時候還這麼紳士做什麼。

但我滿懷竊喜,並且說了百分之百,能開啟野獸開關的話。

「今天是生理期剛走第一天唷~」

鏡子反射的,是D.一瞬間閃爍在眼底的亮光,迫不及待的將慾望抵住花口。

「不是說不做嗎?」我前後扭著腰,感受著熱燙。

「妳聲音要收斂點,知道嗎?」D.沒有正面回答,卻是大手鉗住我的腰部,直接將慾望埋入做為答覆。

「嗯哼⋯。」緊咬著下唇的我,還是讓絲絲嚶腔從隙縫流了出來,在他的碩慾深埋到盡頭,又退到最淺之間,闊別以往,富有彈性的原始肌膚,與直接接觸的熱度,簡直讓我發狂。

「噓⋯小聲點哦。」D.很是故意,明明要我小聲點,卻又用指頭撬開我的雙唇,放入口中勾纏我的舌尖,照應著鏡面,簡直情色到不行!

「哈啊⋯不行⋯不要了⋯唔嗯⋯。」指頭抽出,摀住我的嘴,D.進到最深後,便把我壓到床上,用著他最愛的姿勢,繼續做著甜膩的折磨,揪住我的髮尾,將我拉近,側身與我濕吻。

他的反覆,總讓我難以招架,他卻又粗暴之中帶著柔情,深怕弄痛我,他是埋藏著溫柔的野獸,Mr.D,我的男人。

直起腰身,D.兩手握住我的腳踝,持續進攻,衝頂著花心,一股暖流不停在腹部流動、搔癢,想把我逼瘋,情不自禁揪緊床單,也咬緊了花壁。

D.壓住我的腰部,抽送的速度又急又快,他的低吼,與奮力挺進,狠狠的給我最後一下重擊,抽離後,D.的聲音還在持續,直到他將子孫宣洩在我背臀,才正式完事。

「好多唷~」我趴著笑出聲,溫熱的濕黏聚集在背脊凹槽處。

D.則抽出面紙,擦掉他留下的雄偉痕跡。

「養顏美容。」並將碩慾晃到我面前,張嘴含入,吸吮,感受D.在口中抖動了一下。

嗯⋯味道好鮮。


其他您期待的文章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